- 這是我的籠,卻是你們能踏足的領域。

08«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»10
05

02

17:42
Sun
2010

No.013

序章、相遇

神愛我們。
所以在我們觸禁神之領域時,那純白色的翅膀便會從天而降,傾聽我們離別時發出的悲鳴。
…擇錄自大陸最暢銷的黑色童話──《聖意之心》

序章、相遇。

「天使的身姿純白無瑕,卻污穢不堪。」
關於自己所問的問題,男孩夏洛‧維特從他的父親得到這樣的回答。
那時,只有十歲的夏洛並不明白父親話語之意,只是知道父親所說的跟自己從故事書中所了解的不同,所以他問了:
「爸爸,但是天使不都是神的使者嗎?祂們都很美麗啊!」
對於天使非常美麗這一點,無誰不同意,就算是夏洛的父親也如是。不過在那美麗之下究竟隱藏著什麼並沒有太多人知道,然而,夏洛的父親卻清楚不過。
「天使的美麗是為了隱藏某種東西而存在,所以他們才會這麼美麗。」
還是小孩的夏洛並沒有察覺到父親的話有著悔恨的味道,所以他並沒有顧及,繼續問:
「那是什麼?」
父親沒有回答,但他強調:
「乖兒子,你要知道他們都不是神的使者,更加不是什麼憐憫慈愛的象徵就可以了。」
雖然沒有得到任何回答,但是對於父親的說話,夏洛還是點頭說:「知道」。
當然,他並沒有真正明白父親的話是什麼意思。

落日祭,是這條名為「寂靜之村」四年一次舉辦的大型祭典,用意是希望值祭祀「落日神」-卡托斯來獲得四年來的豐盛。
這個祭典除了傳統、神怪的意義外,對於一眾孩子來說也是場值得期待的活動。
當然,夏洛‧維特也如是。
夏洛的父親一早出門準備落日祭的工作。
父親在出門之前,曾跟夏洛作了個約定。
他跟夏洛約定會早回完成準備工作回來迎接夏洛,但是在這之前父親卻不允許夏洛離家半步。
男孩遵守了這個約定,然而,男人卻遲遲不歸。
粗略一算,夏洛足足等了十個小時,祭典應該早已開始了。
但是夏洛卻聽不到任何聲音。外面是一片寂靜。
縱使如此,夏洛仍然遵守與父親的約定沒有踏出家門一步。
不過,小孩的耐性是有限的,誰也是知道,就算他們無法再忍耐,也是人之常情,所以在時間又逝去了兩個小時後,夏洛終於按捺不住了。
外面仍然是鴉雀無聲,夏洛開了鎖,打開了門。

然後…

映入他眼裡的世界,並不是屬於他的世界。
一片鮮紅的世界。

前邊,紅、紅、紅、紅、紅。
右邊,紅、紅、紅、紅、紅。
左邊,紅、紅、紅、紅、紅。
腳下,紅、紅、紅、紅、紅。
剛踏出家門,放眼看去,不論視線到達何處都是被紅所沾染上。
紅,無處不在。
甚至夏洛的腳下。
這種腥味,這種緋紅的色澤,這種浮在液體上的凝塊。
是血。
但是夏洛並不知道這點。
他只是頓然不安、恐懼起來,因為他知道那些全部都是血。他踏著灑上了鮮血的道路,戰戰兢兢地向著村落中心的廣告前進。
沿途,沒有人的縱影,但卻滿怖鮮紅的血跡。
整座村落都充斥著血跡,變得詭異非常。
當夏洛跨過道路的盡頭,到達村落的中心,廣場的邊緣時。

他,失去了一切。

廣場的中心,矗立了一座小山。
仔細一看,便能夠發現這座小山的形狀參差不齊,盡見凹凸起伏。
這是理所當然,因為這座小山是由不同長度、闊度以及高度的東西堆砌而成,所以就算形狀是多麼不規則也不足為奇。
因為,這座山是由屍體堆砌而成,是由夏洛的一切堆砌而成。
但是夏洛什麼也不知道,他只是緩緩走近了小山。
在山裡,他看到了。
無數熟悉的面孔,一動也不動地躺著。
隔壁家的山姆先生、雜貨店的萊恩太太、武器店的繁恩先生、村長魯恩伯伯、青梅馬的莉莉絲以及自己的父親,他們的名字夏洛逐個叫喚,然而,卻沒有一個人回應他。
連他的父親也是。
只有十歲的他,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回事。
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解釋,他卻聽見了哭聲。
嗚嗚…嗚嗚的哭著。
是誰?
夏洛踏起了身子,難道有誰跟他一樣生存了下來嗎?
男孩沿著哭聲走去,然後,他與少女相遇了。

純白無瑕。

只能用這個組詞來形容夏洛眼前的少女。
純白色的頭髮,純白色的連衣裙,純白色的翅膀,純白色的皮膚。
她的身體除了純白一片之外,甚至微微透著白光。
雖然,地上被血液所注滿,但是卻沒有觸及少女跪座的地方。
血液彷彿被她身影的純白所驅趕一樣。
只有那裡是一片純白。
「你是天使嗎?」
夏洛問。
低頭掩臉哭著的少女,抬起了頭。
她沒有掙開嘴巴,然而,卻有女性的聲音傳到夏洛的耳中。
「你也是來殺我的嗎?」
是把清澄得不可思議的聲音,如同天籟之聲,那是不屬於人間的悅耳聲線,使夏洛也為之失神。
「你也是來殺我的嗎?」
少女又問了一次,這一次令夏洛回過神來。
「我是來參加祭典的,你也是來參加祭典的嗎?」
夏洛蹲在少女的眼前,毫無顧忌打量了少女的一切。
「你是來殺我的嗎?」
「我是來參加祭典的呀!」男孩重申。
然而,少女卻像聽不進去一樣。
「你是來殺我的嗎?」
這次夏洛終於生氣了。
「我就說了我是來參加祭典的呀!你是聽不懂嗎?」
夏洛鼓著腮幫子,顯然有點不滿。
這次少女有了反應。
「你不是來殺我的嗎?」
「就說了不是,我只是來參加祭典,但是村子裡的人都躺在那裡睡覺了,你知道那是什麼回事嗎?」
夏洛回頭看了看那座小山。
「你好像是這座村的人吧?」
「嗯。」
「村子裡的人都死了。」
毫無感情、沒有任何抑揚頓挫,少女如此說道。
夏洛還沒來得及反應,少女又說道:
「那麼,請你讓我安息吧。」

Trackback

Post

您的名字:

Url:

密碼: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    
05

23

edit
拉彼斯 [No.3 - 15:23 2010]
是個讓人期待的好故事呢XD
真抱歉你4月提出的好友邀請我現在才看到
我想我可能要到暑假才會更新吧(汗

卸卸你願意和我做朋友XD
05

24

edit
 [No.4 - 02:36 2010]
> 是個讓人期待的好故事呢XD
> 真抱歉你4月提出的好友邀請我現在才看到
> 我想我可能要到暑假才會更新吧(汗
>
> 卸卸你願意和我做朋友XD
不要緊,我最近也忙於考試,沒時間更新呢……